Tuesday, February 8, 2011

我在房内换衣服。突然,门锁转开,有人推门而入。

我很本能地用力把门推回去,然后探头到门外看。

我看到二少爷很痛苦地握着脚趾,隐约看到他左脚趾头的指甲内瘀红了一块。是门缝夹到他的脚趾头,天啊,我还是很用力地推呢!

我赶紧把门打开,抱着他检查脚趾头。

几秒后,他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这一哭,让我更自责,更心疼。

除了看着他哭、安抚他外,我什么都帮不上忙。10指痛归心,我了解那种痛。

过后,我对他说:sorry阿,妈咪不小心把你弄痛了,妈咪很心疼哦。

他轻拍我的手背说:it’s OK,no more pain。

我摸摸他的头,重复了又重复我说过的话。

他红着眼挥挥手说:nevermind, no more pain。

他一向很害怕我“伤心”和“老”,每次提起他都会眼红,这是他的死穴。

他feel到我的心疼,我懂。

9 comments:

simple woman said...

乘机教他以后要进妈妈房之前要敲门。

小女人 said...

simple woman,
有。

莎莎妈咪 sab said...

可怜的二少爷。。。没办法啦,你也不想的嘛。
二少爷很懂事一下咯。

veronica said...

我很喜欢二少爷的细腻感情!

by the way,我突然想到:如果推门进来而又被夹到脚趾的人是妳老公,妳会怎样har。

小女人 said...

veron,
没有这个‘可能’的发生,一来我认得老公的脚步声,二来他的脚趾太大,门缝(底)夹不进去。哈哈哈哈。。。。

angela said...

很贴心的孩子,你很幸福:)

~珊姑娘~ said...

喜欢你家二少爷对妈妈的那种感情。 让人感到很温馨的你们。

Vincent Cho said...

再想想,幸亏是脚趾,如果是手指就大锅了!

一直在路上寻找。。。方向。。的。。路人甲 said...

以后,换衣要把门锁上吧,也是一种安全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