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这个中秋,真猛憎!

靠近水箱的喉管严重爆裂,导致我家两个房间的天花板漏水,一间房间淹水。

我所说的漏水,并不是一滴一滴地漏那种。而是,bi ling ba lang 倾盆大雨的那种!

那晚,约8点多,我在上网。突然,漆黑一片,停电!不是停电,是电箱跳fuse。跳fuse之前,我已经听到一些声音,由于楼上房门全是关闭的,所以不是很清楚是什么声音。直到伸手不见五指的那一刹那,我才意识到。。。啊,应该是楼上天花板又有事情发生!(之前曾试过一次)

马上,我飞到楼上房间看三小姐。因为她在房间睡觉。幸好,她的位置不在漏水范围,不至于变落汤鸡。否则,一定要喂惊风散。

抱起她后,傻了一阵子,因为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六神无主,老公刚好又不在家,顿时觉得很无助!

花了一个小时,总算把地上的水吸干。但,天花板的水还是bi ling ba lang 的漏。 那晚,我做得最多的动作就是:盛水,倒水 ~ 再盛水,再倒水 ~ 又再盛水,又再倒水。大概每15分钟一次,重复了N次。一直忙到天亮5.30AM ! 终于见到‘救星’来了(佣人),我才拖着疲累的身躯上床。

这个中秋,不单猛憎,而且难忘!真倒霉!

一片狼藉





这是老妈子的床褥在晒太阳!

Tuesday, September 25, 2007

幸福意外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一支MV。

陈仁丰的‘幸福意外’。

他是前老板精心打造的《优质偶像》。这4个字,记得还是当日宣传稿所强调的。

还记得约5年前,前前公司举办了一个偶像选拔赛,他是其中一位参赛者。 记得他,并不是他当时特别亮眼。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因为他把自己的Keyboard一起带来做audition。当时,我告诉他:我们已准备好keyboard。 他说:我比较熟悉自己的。(大意是这样)我心想:好自负的家伙。最后,他是其中一位脱颖而出的优胜者。

自从去年发片后,有2次大型的个人live show,我碰巧有事都没出席。当时前老板skype我,说:你一定要来,你会感动的!我,其实也想去感动感动一下,唯有期望他下次的个人live show。

这支MV,还有一点是与我有关的。。。你们猜猜看是什么。



幸福意外

曲:陈仁丰 词:林琼龙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 你和他拥抱的画面
玫瑰花掉落在身边 眼泪飘浮在花瓣间
无助的愤怒好可怜 转身向前
我们的故事就像是幻灯片它一遍又一遍

幸福的意外太快 我像个傻瓜发呆
才发现公主王子的梦已不存在
幸福的意外太快 快得来不及去猜
我不明白 三个人一个故事 太奇怪

游盪在漆黑的空间 幻想著跳过这一天
看不真的梦太危险 剧情像拼图又浮现
无助的心情好可怜 没有明天
我们的故事就像是幻灯片它一遍又一遍


重唱

喔 在你的生日
你送我一个礼物叫做伤害
我不敢打开 也不明白
喔 爱情毁灭 原来那麼容易
我要的未来 妳给我沧海 该怎麼解脱

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Baby不吃粥

三小姐近来不太肯吃粥。

10个月的婴儿,现阶段只有一颗刚出的牙齿。

不吃粥,还能吃什么?

她肯吃的食物有:面包,麦糊,还有牛奶。

除了这些,有什么是可以让她吃的??

今天,她因不肯吃粥,而弄得整脸都是粥。
我,忍不住又打了她的手臂。
现在,很内疚。

Saturday, September 22, 2007

宴客月

斋戒月,是老公应酬特别多的月份。

忙着宴请各位姓马的同胞们开斋。

他们都有一个习惯,就是会带着一家大小赴宴,完全不会不好意思。

昨晚,老公又和一大队人到某酒店开斋,50多位,我没形容错,真的大队人。

从酒店拿回了两个精致小盒子给大小姐和二少爷,里面各有两棵枣子和一粒糖果,是姓马们的‘应节’食品。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Pasar Malam一夜游

好几个月没走过pasar malam,昨晚偷了一点点时间溜出去走走。

其实主要是替我家婆找费玉清演唱会的dvd,之前找了几家唱片连锁店都没有,唯有到夜市找咯!(我还是想买正版的啦!)怎知道,就连也是都没有耶!!也就等于说,我要找的dvd根本不销,所以连老翻都懒得翻!

看到一些好漂亮的发夹,有些根本不知该如何使用,经过发夹小姐的示范,原来是那么易。原本以为我发量多,发夹太小不适合我,结果又不是喔!只要换个位置,就可以夹得又稳又牢。最后,选了一个bling bling 的发夹。

走呀走,看到一罐罐会发出香味的水晶珠珠(空气清新剂)。刚好有这个需要,就买了一罐试试。珠珠小子说:可以耐3个月。我想:那应该会少过3个月咯。 还是尽管一试吧!

明明说了要减肥,却又买了一点吃的。要命的是:全是油炸的! 台湾炸鸡排,油炸cempedak。这次将会死得很难看!!

临出门前,老妈子吩咐要买鸡蛋。走到这个摊位,也一起卖了一些白果和腐竹,要老妈子煲我爱喝的糖水。

哦,是了,我还看到很多pasar malam牌的‘i'm not a plastic bag' 帆布袋。还有那些中国货女装鞋,款式不错而且不会贵,要不是家里鞋子已经有好几双,我想我也会买。

这个pasar malam 一夜游,总共花了50元,逛pasar malam 并不很便宜哦。

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宣宾夺主

三嫂送来了一盒月饼。

包装很精致,月饼味道。。。还好。1盒只有3个月饼,卖50多元。 主角像是盒子多过月饼!哦。。。 宣宾夺主,对,是这句!


这个盒子,要来有什么用?
装首饰?我嫌麻烦!当摆设?我嫌它惹灰尘!给小瓜当玩具?我嫌它重!

我,真没意思!

Award Wining 是这样的吗??

大小姐二少爷都很喜欢吃蛋糕,那天,就和老公带了两个小瓜到secret recipe。 他们自己选了‘合眼缘’的蛋糕。

我就点了闻名已久兼且是award wining 的tong yum noddle。听谁谁谁说过这个tong yum noodle 很好味,又加上award wining 这个字眼,所以我试了。

以为是黄面,来到才发现是河粉。河粉还是粗到不得了,一点都不滑,东炎汤的味道还可以。 有两只头很大身很小的虾,一些蘑菇,这样就十多元一碗。 真搞不清楚,到底它是凭什么得奖?莫非是河粉够粗,所以得奖?? 真的不是人吃的,所以我没吃完!


各位街坊,千万别被他们的'award wining'骗到!到secret recipe 还是吃回他们的专长 ~ 蛋糕好了! 别被人揾笨。

除了我,笨的还有我老公。他点了这个东西:


结果是:他回家再煎蛋夹面包吃。因为,也是很难吃,他没吃完。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07

上契

今天,带了大小姐,二少爷到庙里和观音上契。

大小姐二少爷,从小就特别‘多事’。 年前,家婆曾建议把他们契给观音。 老人家都相信,在观音的护荫下,小孩会比较好带。 当时的我,根本没听进耳。

我,不是没宗教信仰。 从小到大,宗教那一项 ~ 我一向都填:佛教。妈妈到庙里拜拜,我也拜拜。在家也会上香。婚后,家里并没供奉任何神宁。因为,我很懒,而且也怕对神宁照顾不周到。 不供奉,就一了百了,不用烦。

今天,我终於低头了!为了两个小瓜,我彻彻底底的低头。

我,期望,在契妈的看顾下,两个小瓜会快高长大,平安健康!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Past Tense

有线电视正播着一连串由张国荣主演的电影,应该是纪念他的生忌吧? 我不确定。但,肯定不会是死忌!是,我100%确定不是死忌。因为:

追索回几年前的一个夜晚。。。

铃铃铃。。。铃铃铃。。。(电话声)

我:hello !

他(老公朋友):hello! xxx 啊? yyy (我老公)在吗?

我:他正在冲凉喔!

他:哦,没关系。你知道吗,张国荣死了!

我:Ha ? 张国荣 ?唱歌那个张国荣 ?

他:是, 是啊, 死了!

我:死了?! 骗人的是吗?今天是4月1号,愚人节喔,是不是假的?

他:真的啊!

我:谁讲的?

他:电台刚刚讲的!

我:ha ? 电台讲的吖?。。。。(仍旧半信半疑)哦,我叫yyy call 你啦!

接着,我和老公守着有线电视的各个中文频道,期待更确定的消息。

首先看到的是台湾的新闻说有张姓歌手,堕楼身亡!当时并没报全名。

就是4月1日,愚人节,令我记着了他的死忌。

除了惋惜,还是惋惜! 传闻他是因为得了绝症而走上不归路。不知道,他的性取向不至于会影响到我不去看他的电影,不听他的歌。

很庆幸,他最后一次来马的演唱会,我看了!而且是VVIP的位置,很前很前。还很清楚记得最后那part的画面, 他演唱那一些令人回味的劲歌如stand up, monica。。。太多,歌名都记不起。


我还是很怀念他!永远的巨星。




** 今天看到报纸,真的,原来9月是他的生忌。

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老公大出血的一天

今天是谷中城JJ的会员日。一早安排好老公载大小姐二少爷放学,老妈子帮忙带三小姐,我呢,当然去扫货啦。

一大早,7点出我就出发,向mid valley 朝圣去!一路上并不是太顺畅,还担心前面会有车龙。幸好,通往mv的公路车辆不多,很顺利就到达mv, 连carpark也大把酱多!

虽说我是早,比我早的大有人在。 到达carpark将近7:30am,我已看到有人挽着大包小包回家了。我的妈,好恐怖。

我的目标,是一个wmf的气压煲。我买的是6.5L的,799大元。平日卖千多元呢!气压煲有什么好呢?来来来,听我讲一下:省时间,省煤气,煲汤省水又省料,因为水不会蒸发。还有,食物营养不会流失,最后这点是sales girl说的,有待证明。谁有用过气压煲的?可以给点意见吗?

今天contribute了900大元给JJ,拿回90大元的VOUCHER。

9点多,肚子饿的不得了,一心想着要吃我心爱的猪扒包和热奶茶,去到金XX, 好开心,因为没排长龙耶!推门进去,还是满座啦!有2位师奶在我前面看餐牌,我在哪儿站了几十秒,没人理我,转头就走,等什么?! 走走走,看到什么就吃什么。结果order 了一个chicken ham toast和ipoh white coffee ~ 不好吃! 花了约11大元,吃了一顿不好吃的早餐。快快解决,继续争取时间shopping。


就是这个不好吃的早餐,咖啡还可以!

一边shopping一边听到广播叫xxxx,yyyy, zzzz车牌的车主移开车辆,因为那些没读书乱parking的人阻碍交通。可想而知,外面的carpark是多么的乱。

逛到12点,甘愿了,回家。离开mv的路上,交通也很通畅。去年的同一天,mv附近的道路都因为这个会员日而大塞车,今年 ~ 免疫了吗??

Saturday, September 8, 2007

喜宴前的准备

上个月初,老公就接到消息说他公司的大股东要娶媳妇,而且还是在shangri-la酒店的grand ballroom摆喜宴。

我听到这消息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问老公:那我要买衣服咯?他点头说:不止是你,我公司那些女员工都是一样的回应! 我问老公:那你是不是要穿coat去?他说:不用啦,我们男的casual wear就行了。

前天,终於接到那个金色炸弹!Dress code : 竟然写着formal。 OMG, 老公说他那些男的员工第一句就问:是不是要打tie?现在,不止我要添置新装,老公也说要买新衣。


出席这个喜宴,真是不可马虎。除了要尊重场合,还要配合身份,还有就是我会见到很多旧脸孔,所以一定要以最佳的状态示人。很怕会听到这些:咦,她好像变了很多。。。发福啦。。样子好像残了很多。。。唉,女人,就是怕这些。尤其是我这个爱美的女人!

我已经有一连串的计划要执行:

1。facial ~

上一次facial已经是大概3个月前,就算不是为了这个喜宴,也是时候要去了。

2。弄头发 ~

要做highlight及修剪。

3。牙齿 ~

要洗牙兼做美白。其实这个之前已计划很久但都没去做,这次就趁这个机会一起做。

4。娃娃烫 ~

要去烫眼睫毛。本来想做eyelash extension,但又怕做了不习惯,所以退一步做娃娃烫好了。这个也计划了蛮久,也趁这个机会去弄。

5。瘦身 ~

我觉得不吃白饭瘦身的效果很好,副作用是会头晕。不过只是开始时的适应期会晕,过后就没事。

6。置装 ~

衣服,鞋子,包包,‘朱义盛’首饰。 要买一套simple & nice 得来又带点高贵的服装。之后,鞋子包包也要衬回,我现有的鞋子和包包都不适合。首饰,看着办吧,如买不到合意的才去保险箱拿私货,只不过钻石不比‘朱义盛’大和闪吧,哈哈!

要做的大概只有这些,先list下来, 不知真正做到的会有哪些?

为了出席喜宴而要做这么多准备,我还是第一次, 感觉好累。

Friday, September 7, 2007

过千啦!恭喜!

刚刚上来看到到访人数,不多不少,刚刚踏入1000大关!

赶紧把它print screen 下来,记录一下。

这个blog 是从5月15日开始,到今天这个moment, 到访人数正式变为4位数。不算多,但值得纪念!

新的开始,要谢谢你们各位到过这里的朋友,留言的,或潜水的都好,希望你们常来。可以的话,留个话,让我知道你是谁。
衷心谢谢

Thursday, September 6, 2007

不可尽信

虽亲眼看到,但未经证实,还是不可尽信!

video

Wednesday, September 5, 2007

在8月份,有两本书等着我看。到目前,只看完一本。

一本是前老板送的,一本是自己买的。

我已好久没看这些字多多的书,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只要是题材合我意的,我会看。

但,我不喜欢那些看完后,还得思考一番才恍然大悟的那种书。对不起,我就是这样肤浅,没深度!不喜欢深深的书。


前老板送的,是右边那本。她也不是特地去买给我啦,只是她工作上有这个需要,买下20本。上个月上去旧office 探望她时,就顺手给了我一本。作者是电台资深dj, 记录了她广播生涯的点滴。

自己买的那本,当然是有关美容的。这本书强调的是: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 这句话,已经过时,不合用!因为,懒女人,也能变美。只要,你肯做出‘投资’。所谓的投资,不外是$$$$。 书中介绍了多种美容新科技,令人赞叹时代的进步!

Monday, September 3, 2007

气难下

病了好几天,整个人都懒懒的。 那几天,吃了药就睡,不管睡了多久,还是很渴睡。 有试过不吃那些消炎药,但病又不会好,最后还是死死地要吃。

几天都没上来了,你门还好吧?昨天开始比较好了点,但咳嗽还没断尾。现在只吃化痰药。

那天还被那个可爱又聪明的女佣气得半死。 话说那天晚上,我们发现电视机荧幕上的灰尘厚得可以当黑板写字时,就责问她。她居然mak大眼讲大话,说:saya ada lap, saya tak bohong. 还骗说早上才刚抹。她以为我们白痴?老公很生气,就问为什么抹了还是那么肮脏?她还板起脸孔,理直气壮地说:memang begitu, saya tak tau! 老公生气起来就叫他如不要工作,可以回去。 她居然还说:ok! 那好咯,隔天一早,马上送回去。

临走前,还可怜兮兮地跟我们每个说maaf, 我叫她不用说啦,要说maaf 倒不如不要犯错。后来,agent 原来放假直到星期一。没办法,就放她在那里几天,有人会看管的。

今天,和agent 沟通了。agent 叫她自己写下到底犯了什么错,她还真的有写。如果她肯认自己说谎,有心改过,我们自然也会让她回来。现在还等着agent 跟她沟通。

时常看到女佣被虐待的新闻,都很同情那些被虐待的女佣。雇主当然是错在虐待,但有时,我觉得女佣被疟,不多不少是自找的。 就像我的个案,如果她当时肯认错,不是那么硬颈,可能她不用回去agent 哪儿。 错了又不认错,还摆出那欠揍的嘴脸,有些比较火爆的雇主,就可能‘斗巴星’过去了。幸亏,我们还算忍得!